1. <p id="ic66i"><noscript id="ic66i"><strong id="ic66i"></strong></noscript></p>
  2. <i id="ic66i"><ruby id="ic66i"></ruby></i>

    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投稿邮箱:news@lanews.gov.cn 新闻热线:0564-3284422
    您现在的位置:六安新闻网>> 六安新闻>> 社会新闻>>正文内容

    到了该享福的年龄,希望有高质量老年生活

    六安新闻网【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点击进入下一页

      午饭后,一位老人在养老社区大堂里弹琴。 胡幸阳 摄

      ■本报见习记者 胡幸阳 巩持平

      在一个慵懒的午后,李斯特的《爱之梦》环绕在小楼里的每一个房间。

      记者从上往下兜遍整幢楼,从教室、图书馆走到餐厅、宴会厅,从放映厅、棋牌室走到健身房、游泳池,若非看见底楼大堂里正在弹琴的老先生,还有刚刚结束午睡陆陆续续走进小楼的其他老人,很难想象这里是松江区一处养老社区的活动中心。

      上周,市委书记李强在全市养老服务工作现场推进会上谈到,今天的老人关心的已经不单纯是“有没有”的问题了,更多的是对服务的需求、品质的追求,是“好不好”的问题。

      随着上海市民养老观念悄然转变,一部分老年人选择入住服务更高端的养老机构。而类似于松江这类高端养老社区,也在不断进入人们的视野。

      老人们的观念缘何转变?他们的需求能否得到有效满足?记者走访多家养老机构和设施,得到的答案不尽相同。

      物有所值?

      养老社区配套设施齐全,还有专门为住户服务的医院。不过,想要享受这些服务,代价也很高昂。最小的一居室(40平方米)需交20万元/户的入门费及100万元/户的押金。

      在松江这家养老社区门口,记者遇到一对手提帆布环保袋的老夫妻。上前询问得知,他们开园不久就搬了进来,当天正要出门买菜。如果平时不想烧菜,“去食堂就行了,一共四个食堂,四种菜系。”

      老先生张柯刚过了73岁生日,妻子67岁。张柯说,他们是看中社区的生活质量才选择入住的,“这里基本上该有的都有了。我平时就去图书馆看看书。我老婆喜欢跟人聊天、搓麻将,活动中心人多,一直很热闹。”

      张柯说,这家养老社区环境好,安全保障也好,适合绝大多数老年人,“喜欢社交的老人最适合这里——人多,活动也多,热闹;喜欢安静的老人住在这里也挺好,这里什么项目都有。”

      记者实地探访发现,张柯所言并不夸张。若非亲友来访,想进入这家社区参观并不容易。工作人员李新海说,社区只有一处大门及若干需刷电子门禁卡进出的小门,保安与监控全覆盖。进入社区须提前电话预约,按约到访后还要领取参观证件,随后由工作人员全程陪同参观该社区的公共区域及样板房。

      社区还有诸多配套设施,甚至有专门为住户服务的医院。记者看到,医院里科室齐全,就医人数并不多。按李新海的说法,医院里的医生大多是从三甲医院“挖”来的名医、专家,医疗水平“绝对过硬”。

      不过,想要享受这些服务,代价也不小。李新海说,入住社区里最小的一居室(40平方米)需交20万元/户的入门费,及100万元/户的押金,每月还需另外缴纳除餐费外的各项费用共计6200(单人入住)元或8900(两人入住)元;而最昂贵的两居室,更是要一次性缴纳320万元,并月供1.74万元或2.01万元。即便如此,该社区依然很有市场。李新海说,最小的户型已全部被预约,其次的一室一厅也将在一周内售完。

      “我们觉得价格还行。”张柯说,“我们老夫妻两个不能说特别富裕,闲钱还有一些,住那个一室一厅的房型绰绰有余。”他们觉得,自己到了该享福的年龄,既然有条件,就要过高质量的老年生活。

      无奈之举?

      李金生半年里同子女一起考察了多家养老院,要么是由于户籍等原因不符合入住条件,要么就要登记排队,等待床位空出方能入住。他只能将目光投向高端养老社区。

      李金生今年86岁,半年前搬进闵行区一家高端养老社区。一年前,李金生老伴去世。子女在外地工作,独居在家的他没过多久就感到了孤独。位于杨浦新江湾城100多平方米的公寓,每天只有他和保姆出入。

      他也担心自己的健康问题。虽无心血管等疾病,但毕竟年纪大了,突发疾病时如何得到迅速、及时的救治一直困扰着李金生,“老太婆就是在我和保姆都不在的时候发病,才走掉的。”

      李金生总想着搬进养老院,可实现起来并不顺利,他遇到了大多数想进养老院的老人都会遇到的问题——床位不够。李金生半年里同子女一起考察了多家养老院,要么由于户籍等原因不符合入住条件,要么就是需要登记排队,等待床位空出后方能入住。

      记者前往李金生所提到的养老院之一——静安区日月星养老院求证。据院方介绍,养老院建筑面积7320平方米,设置床位292张,按护理级别和房间级别差异,费用分为床位费和护理费,按月收取,合计从3300元到5400元不等。“我们这儿一方面位置好,子女探望方便,另一方面收费便宜,大多数人能负担得起。”养老院工作人员说,现在所有床位已住满,因需求量太大,目前只接收户籍在静安区的老人排队。

      无奈之下,李金生只能将目光投向高端养老社区。上海的高端养老社区并不多,多为保险行业企业所经营。对李金生来说,这些社区完全能满足他的需求,唯一问题就是“价格太高”。经过与家人商量,他将名下一处房产变卖,一部分抵作押金,剩余的委托子女理财,“理财收益加上我的退休工资,正好够交养老院的月供,还有点结余。”

      能住就好?

      包松涛本来一个人住家里,除了“有点寂寞”也没什么不方便。五年前,他的腿脚动完手术后行动受限。他从没想过要入住高端养老社区,最后选择入住一家公立养老院。

      采访中,多数住进高端养老社区的老年人的情况与张柯夫妇或李金生大同小异。有些老年人主动追求更高品质生活,有些则因为子女、朋友的劝导;有些老年人能够一次性付清钱款,有些则不得不卖房,或是选择其他途径凑够入住费用。

      王庆娟也是想方设法才住进养老社区。她说,在一次前往高端养老社区拜访老友的时候萌生了这个想法,但她既没有足够的闲钱,又没有房子可卖。

      “研究了半天入住政策,最后他们说买保险能住进来。”王庆娟说,“其实是差不多的。这个保险就跟理财产品一样,每年交20万元,一共交10年,第一年交钱就能入住。”虽然通过这种渠道入住,月供约为一次性缴纳押金后月供的1.5倍,但王庆娟仍觉得划算。

      “一来,住进来比什么都好。每天各种各样的活动,还有运动、医疗,活得太开心了。二来,200万一次性付清绝对不如每年交20万来得划算,留下来的钱我还能炒炒股票。”王庆娟掰着指头算了笔账,“我没这么多钱,也没得选。”

      住在静安某养老院的包松涛代表了另一批老年人。他们或住不起高端养老设施,或觉得这些设施并不值这样的高价。

      包松涛说,他本来一个人住在家里,除了“有点寂寞”,也没什么不方便。但五年前,他的腿脚出了毛病,动完手术后行动受限。他从没想过入住高端养老社区,因为“既没听说过,也没钱”,最后好不容易才入住一家公立养老院。

      包松涛说:“入住时院长跟我说,这里原来已住满了。因为一位老人突然过世,才空出了床位。”

    返回首页
    分享到:
    编辑:汤晓雪 来源:解放日报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05日 14时58分10秒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图文推荐

      到了该享福的年龄,...

        午饭后,一位老人在养老社区大堂里弹琴。 胡幸阳 摄 ...

      “高考专列”筑梦17...

        图为考生出发前合影留念。(张学鹏摄)   又是一年高考...

      六安市市长叶露中到...

        安徽经济新闻网讯 6月4日下午,六安市市长叶露中、副市长束学龙、市政府...

      你为孩子选购的手机...

        当下,我国青少年视力健康状况普遍堪忧。为了让消费者了解不同手机、平板...

      我国研发诺如病毒四...

        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疫苗学与抗病毒策略研究组组长黄忠...

      夫妇辟新口味粽子“...

        临近端午节,甘肃兰州市城关区凌君道夫妇的粽子店前,买粽...